安戈瓦特的旅行散記 - 2

3. 安戈瓦特,皇朝是男人的事。女人和孩子呢?

img_7120
在遊覽吳哥窟的時候,隨處可見的是阿普沙拉仙女的雕像,各種姿態在牆上翩翩起舞,那赤裸裸的胸部和身上的飾品似乎讓男人目不轉睛的看著。她是在印度教經典神話故事裏誕生的女人。在善與惡的鬥爭之中拖曳著裙擺來到這個世界的女人。回到馬來西亞以後,我開始閱讀[乳海翻騰]這一段非常有意思的宗教神話。回來以後,仙女的姿態讓我念念不忘,各種頭飾也好,各種首飾也罷,那婀娜多姿的氣質,確實讓我忍不住想了解她多一些。遊走吳哥窟時,她無處不在,似乎就像故事裡阿修羅被她所吸引一樣,歷史重演在我身上。相機忍不住咔嚓了幾次,每一次見面都忍不住拍下她的姿態。從古至今,男人都難過美人關,連阿修羅們那麼想在海中活得聖水也好,一看見阿普沙拉仙女的出現,他們也忘了自己是為了那麼重要的事而在。
img_5917
十二月,我在泰國也看過類似的雕像。我記得去年年初我的某個設計系作業也有這位仙女的出現。但她不是阿普沙拉,在泰國,她是緊那羅。她和阿普沙拉一點關係都沒有,故事的特性也相差十萬八千里。她的上半身有著性感的女人身材,下半身卻有著可以讓她飛翔的翅膀。緊那羅的故事帶著許許多多的浪漫與甜蜜,甚至被譽為是東南亞的織女。她是仙女,一樣下凡來遊玩而碰巧遇見真愛。在經歷了重重波折,她回到了天際等待與王子會面,但沒有牛郎織女那麼令人揪心,緊那羅和王子最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令我不解的是,鄰國柬埔寨如影隨行的那位阿普沙拉仙女也是赤裸著身子,而兩國出現的女神卻有著不同的風情。阿普沙拉女神的嫵媚;緊那羅的溫柔,似乎也和現代有著那麼一點聯繫。吳哥窟是嫵媚的,多少人等一次日出,看一次日落;泰國是溫柔的,在運河邊的大皇宮金碧輝煌襯托出泰國傳統舞蹈中那隨著樂器輕輕擺動身軀的女子,那麼溫柔。
img_7119
我看著阿普沙拉的裙擺,想起那幾天在暹粒市區閒逛的時候,沒看見幾個女人穿著裙子。一樣的牛仔褲和t恤,和馬來西亞的我們沒什麼差別。也許時代漸漸把每個人同化,而我們都習慣了這種找不到自己的日子。諷刺的是同一秒誕生的阿普沙拉卻佩戴著不同的飾品,連頭飾都有所差異。在我們都認為世界上的人包容一切的時候,我們早就穿著同一款牛仔褲在生活,因為我們包容自己和別人一樣,我們本來就沒差別。
周達觀寫了許多令我震驚的言論。在看似保守的社會,在國王掌控一切,所有榮耀都屬於國家和男人的時代…原來,女人的故事…比較值得令人深思。[真臘風土記]裏寫說:「富室之女自七岁至九岁,至贫之家则止於十一岁,必命僧道去其童身名曰阵毯。… 以綵帛结二亭子,一则坐女於其中,一则僧坐其中。不晓其口説何语,鼓乐之声喧闐。是夜不禁犯夜,闻至期,与女俱入房,亲以手去其童,纳之酒中。或谓父母亲隣各点於额上,或谓俱尝以口,或谓僧与女交媾之事,或谓无此。」
我看完這一段時合不上嘴,滿腦子問號卻告訴自己那是風俗,我也說不上是對或者錯?也因為這個文化與現代社會出入太大,我們並不能說服自己去承認那是個恰當的行為,但這文化確實存在過,也被記錄了下來。文化,也在考驗我們的包容性,這是我們不能去逃避的事實。
img_7284
上一次提到柬埔寨人供奉陰莖是為了國家可以有更多人民來成就繁榮,想起來,比對之下,這個文化是有些突兀。我看著照片時想起那裡的孩子,穿著可愛的小拖鞋走在我的身邊,要我向他們購買圍巾或磁鐵,每一個都用訓練過的不標準中文告訴我「給我糖果餅乾」「幫我買一個 我才有錢讀書」。我看著他們為了生活而被迫訓練成商人的樣子,我於心不忍,卻不能為他們做什麼。我並沒有能力讓他們順利穿著校服走進學校唸書,我也沒辦法幫助他們一輩子。一塊美金可以幫他們什麼?想起來還是那麼心痛。
這些孩子可以和我們一樣,走到別的地方看看別人的文化嗎?這些孩子吃過麥當勞嗎?我在暹粒沒看過麥當勞。這些孩子知道冷氣吹出來的風那麼舒服嗎?這些孩子…知道他們曾經在幾百年前被祝福,他們知道自己是國王心裡的未來嗎?他們,看過海嗎?
4. 瓦特,我看了幾次夕陽。
img_6163
十二月的時候,我在普吉島看過一次夕陽。我告訴朋友,喜歡看日出的人面對生活比較正向,也許他們喜歡日出以後告訴自己接下來的一天生活一定更美好。而喜歡日落之人,對生活其實有所牽掛,放不下生活裡好與不好的回憶,也許,他們比較多愁善感。我分析得對嗎?可能錯了,我一廂情願想告訴你們,我屬於多愁善感之人罷了。
在泰國看日落的時候,大家並沒有帶著太多的情緒,搭配著海的畫面雖然很美,我卻看不見那個心動的時刻。雖然說日落天天都有,但要找一次讓人捨不得太陽下山的理由,在普吉島的那次,顯然不太成功。而讓我心動的一次,那麼短暫,發生在暹粒。
img_7452
我記得那一天我們很早就到觀賞日落的寺廟。我還是流著汗,看著許許多多的人在聊天,等待太陽跟他們說明天見。我躲不掉陽光,我四處走走,一邊看著太陽一邊拍照。在那裏,我們遇見了流浪一百多天的中國女孩和月薪頗高的新加坡男孩。我們一起等待日落,一起聊著暹粒的大小事,一起聽著外國人把所有馬來西亞居民稱為「馬來人」,一起比較住宿和餐點費用,然後太陽還是還沒理會我們繼續往下滑。
我跑到人多的地方,太陽真的快離開一陣子了。我眼前有好多洋人,他們和我一樣拿著相機拍攝。我好不容易拍到一張太陽躲在大樹後面的照片。我看著那棵樹,想著它看了日落幾十年,一天一天長高,我們也是樹。日落的時候,我們捨不得那個回憶,那些人…我們在愛裏成長,我們思念著過去的人,過去的美好,卻忍不住往前走,而讓生活變得更有意義。我們經歷了那麼多次的太陽下山又升起,哭過笑過也度過了潮起潮落,而我們還是一樣的樹,看著太陽一直在我們心裡,長大的時候也沒忘記那些我們學會的痛。
5. 安戈瓦特,我還沒找到踏破腳底皮膚的勇氣。
img_7625
也許,這個世界並沒有那麼多的不同,我們看得見的都是平凡無奇的,真正的特別,是人的心臟。
我在暹粒看著古蹟,佩服古人的能力之餘,還在幻想自己有一天可不可以做出那麼令人動心的建築。我媽剛剛告訴我,一開始我爸開始進入建築業時,手上只有七個工人。十年以後,他的工人大概有七十人甚至更多。我卻找不到一個理由讓自己成為有能力的人,看過那麼多,我還找不到為自己的未來拼搏的勇氣。林宥嘉唱著踏破鐵鞋尋找家,我卻踏破鐵鞋找尋那令人厭惡的勇氣與毅力。在旅途中揮灑的汗珠雖然不值得留戀,卻令我記起自己有那麼熱愛生命,那麼保護我所擁有的一切,那麼害怕卻義無反顧走下去。
文字/攝影: GS TAY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