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想]在香港维多利亚港遇见穆斯林(下)

hk-islam-8

最近在练习睡前看bbc新闻的习惯,原来每两三天就会爆发大大小小的恐怖袭击,你以为常挂在fb就可以和世界链接知道天下所有事,但是其实不然,所有你看到的资讯其实都先被挑选过滤过了,当然包括bbc。

之前在韩国留学半年,发现韩国人普遍对披戴头巾的穆斯林会感到害怕和保持距离。马来朋友第一次和韩国buddy见面的时候,那韩国学长不敢和她说话。还有一次华人朋友带着马来朋友在韩国搭巴士,马来朋友一上车,车上有些中年大叔和大婶瞪大了眼睛一直看那马来女生,还对着我华人朋友问:那个是IS?!我们这班马来西亚人听了这故事,当然也是一阵错愕和尴尬。

后来想想,这也难怪,韩国人对伊斯兰与穆斯林的概念主要来自于媒体上报导的那些恐怖袭击的社会新闻,再加上他们是单一民族,从小的成长环境中本来就没有其他民族或其他文化需要互相了解、互相迁就及容忍,在这样的情况下,也不能怪他们对披戴头巾的女生只有恐怖主义和恐慌的想法。

所以在香港的时候,我特别注意香港人是怎么看待穆斯林、怎么和穆斯林互动的,原以为香港人会像韩国人看待穆斯林一样,也许会因为不熟悉、不了解的关系与穆斯林保持距离,或当遇到一大群穆斯林时也许会感到害怕、排斥或甚至出现厌恶的表情。但我观察到的却出乎我预料,我在香港的那一星期,看香港人和穆斯林共处一城市,他们之间的互动却非常地’自然’。

我所谓的’自然’,是指香港人对穆斯林的存在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比如在街上,香港人与穆斯林并肩而走或擦肩而过就如稀松平常的事一样,没什么特别的状况。

我们在周末去了鹅颈桥,桥下附近坐了满满的穆斯林,少说大概有五百人,他们不像来听谁演讲或参加什么活动,就是聚集在那里吃东西或聊天,马路人行道上香港人一直来来往往也没有特别对他们怎样,有个妇人还和一名东南亚穆斯林同坐在一张长椅上,虽没有互动,但老妇人也只是好奇地在观察他们在干嘛,并没有看到他们就逃之夭夭。
在旺仔天桥上(那天桥很大,像个转介站一样),周六晚上聚集的穆斯林更多!多到超夸张的那种。我和朋友路经时都不仅放慢了脚步瞪大了双眼一直在惊讶这从没见过的景象!但是身边穿梭的香港人还是依然在快速地走他们的路,像聚集的这些穆斯林与他们的生活无关。

 

这点真的真的让我对香港人感到无比的好奇:

[是香港人城市生活太忙了忙到不在乎自己国家穆斯林/外劳人数这件事吗?]

[香港人没有因为宗教极端主义的恐怖袭击而对穆斯林有所恐惧吗?]

[香港人是否对回教与宗教极端主义恐怖份子之间的分别有很清楚的观念?]

[如是,是大部份香港人都有这种清楚的观念还是只有小部份的人呢?]

[香港的穆斯林族群又是怎么样的呢?]

[东南亚穆斯林、中东穆斯林与华人穆斯林的人口比例又是怎么样的?]

[香港人对来自不同地方的穆斯林又有什么不同的看法吗?]

 

hk-islam

为了回答这些心中的疑问,我特别谷歌了一下,以下是我得到的讯息:(提醒:这些都只是谷歌得到的资料,并非准确符合现实状况,请斟酌阅读。)

“事实上,香港聚集着来自世界各地的穆斯林。根据中国伊斯兰协会今年5月的最新统计,
香港近700万的人口中约有21万穆斯林,其中来自印尼和菲律宾等国的女佣约占10万,
余下的穆斯林多为来自本港和大陆的华人,及其他来自中东、南亚、东南亚和非洲的生
意人等。” -BBC, 2015
“因为当地人很早就接触穆斯林了,而且穆斯林从一开始就处于比较受尊敬的地位——他们
是狱警、部队或警察中的一员。这些也有助于当地人接受伊斯兰,因为他们了解穆斯林社
区,并不觉得陌生。” - Mspiration, 2013
“他們(ISIS)不是穆斯林,他們的行為違背了教義,他們就是恐怖分子”。Isma對通說
的記者說,香港的穆斯林是友善平和的,他的家人和朋友對ISIS的話題唯恐避之不及,
更別提感興趣。

“難以置信、不能理解、強烈反對”,他簡潔有力的表達了他的態度。

“穆斯林在香港并沒有感覺任何不便,我們依然遵從我們的信仰。”Isma覺得,在香港這
座中西文化交融的城市生活十分舒服,這裡給少數族裔十分寬鬆的環境。

Isma舉例說,伊斯蘭教中的禮拜每天必須行五次,雖然工作日不能去清真寺做禮拜,但
在公司和學校都是允許的。在香港,他從未因身份和信仰遭受不公平待遇和種族歧視。
 - 香港新闻网,2015
“香港本身中小學教育,人文學科成份已經很少...除了初中世史教過的一小章介紹伊斯
蘭教、以香港人接收的新聞,也是導致社會被邊緣化的原因之一。”

“從電視播放的新聞,到印刷出來的雜誌、周刊,甚至是網絡新聞,對伊斯蘭教的報導非
常少,而且很多都是照搬西方傳媒,因為西方傳媒把中東、北非、中亞或東南亞的新聞
報導譯成英文,香港傳媒多沒經細心分析,全部照搬,缺乏自身思考,而西方又對伊斯
蘭世界有負面的報導和觀感,香港人就在接收訊息過程中也連歐美對伊斯蘭世界的負面
報導都接收,以致香港人對穆斯林也有偏見。香港也是都市社會,講求快速,這文化也
影響接收外界資訊的文化,他們期望有速成的方法去認識外界,而刻板印象就是主流使
用的方法認識外界,包括伊斯蘭世界,以致錯漏百出的個案也不少。” -香港花生,2015
从这些讯息中,我得知了穆斯林很早就出现在香港这样的国际城市里了,从中国内地来的穆斯林人数也不少。穆斯林早期来到香港担任狱警、部队或警察,可以说早期出现在香港的穆斯林是有一定备受尊敬的身份地位,而如今大量东南亚穆斯林在香港担任女佣或劳工,加上恐怖份子打着伊斯兰极端教义的旗子,现今大部份香港人或多或少都会带着有色眼镜去看待这些穆斯林。庞大的穆斯林数量,加上香港人民是个相对民主的社会,穆斯林(无论公民与否)在我观察下都享有集会、游行、和宗教信仰的自由,同时也受法律保护。当遇到不平等或有想要争取的权益,他们也会聚集游行表达意愿。他乡寻粮,却不忘生活本质。

hk-islam-7

夜深了,这让我回想起,我到达香港第一个看见的标志性建筑物就是清真寺。
碧沁 笔
想要了解更多穆斯林在香港的故事可按以下链接:

女佣出港记(图集)[推荐阅读]
大家谈中国:我眼中的香港穆斯林--身份与政治?(BBC)[推荐阅读]
「極端回教恐襲」,香港美國意義大不同

聖戰”?還是“掙扎”?香港穆斯林領袖談伊斯蘭教義和ISIS
 巴基斯坦人在香港
 外傭在香港 (附图)
 苏莱曼.王伊玛目谈香港伊斯兰现状 每年100余人归信
 論香港穆斯林生活邊緣化與香港社會文化的關係|宗善莊主 (认真长文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